把作弊拍得如此扣人心弦,不愧今年泰国电影票房冠军

发布日期:2021-10-22 08:17    点击次数:183

文字/杀手里昂

《逃学卫龙》中有一个经典的作弊桥段。历史考试时,周星驰急得拿出手机向吴孟达求助。吴孟达得到答案后,他把苹果和香蕉扔向教室的窗户,意思是苹果选择了A,香蕉选择了B...

20年来,科技进步,作弊手段不断升级。在泰国电影《坏天才》中,男主角不再能像周星驰一样通过扔苹果和香蕉来判断是选择A还是B,而是用一种更高级、更安全的方式,在没有实物的情况下,通过弹奏四首不同钢琴曲的手势来区分四个ABCD选项。可以说,作弊手段花样百出。

《坏天才》打破了观众对泰国小清新校园言情片的刻板印象,对泰国电影印象深刻。能够拍摄考试作弊,是如此的跌宕起伏和危险,让人兴奋不已,不愧为今年泰国电影的票房冠军。

电影之所以如此精彩,主要是因为导演对商业电影叙事套路的熟悉,以及他在类型嫁接上的成功。他借用谍战片、犯罪片这样的类型化叙事模式,用快速、犀利的镜头剪辑背景音乐,自带抖腿动作,全程配合各种高能作弊手段,让作弊变成了高手对决的“能抓我就抓我”,给观众强烈的压迫感,让每一个学生时代作弊的观众都能够。

影片中有三个出轨的段落,在出轨的手段、尺度、难度上一步步升级,每一个场景都对女主角小林的内心变化有促进作用。第一场是第一次尝试,但是作弊的方法并不出彩,但是小林意识到作弊也可以带来奖励。第二部剧作弊尺度明显升级,中间用两套题增加作弊难度。这部剧让小林失去了奖学金,却让她铤而走险,选择了更难的跨国作弊。

这次悉尼的跨国出轨,是影片中最精彩的一章。在悉尼这里,小林和班克背好每次考试的答案,然后去洗手间用手机把答案传回国内。在泰国,阿沛和格蕾丝一边等待答案,一边焦急地应对等待答案的考生。导演通过在悉尼和泰国之间切换不同的场景,营造了一种紧张的气氛,让观众手里都是汗。

这一幕产生了一种犯罪片的感觉,尤其是女主小林和监考老师之间的“如果可以就抓我”,地铁中的追踪和反追踪与法国贩毒网中经典的地铁追踪通道非常相似。

《坏天才》在台湾省的译名叫做《模范犯》,很讽刺。一方面突出女主角小林是才子;另一方面也暗示了她的出轨犯罪,这是一个双关语。影片从一开始就展现了小林天才的算术能力。申请贵族学校的时候,我在校长面前算了一下,进这所学校的费用会比以前多,这样就省了校长的学费,还能拿到奖学金。

但她发现,学校居然在暗箱操作中向每位家长收取高额赞助费,然后走上了靠作弊来获取收入的道路。另一位主角班克,从一开始就讨厌作弊,最后利用作弊牟利,这与贫富悬殊、社会不公等社会问题有关。

说《坏天才》只是一部展现各种作弊手段的商业片,显然是不公平的。《坏天才》除了制作精彩画面,成功嫁接类型外,还通过作弊事件,延伸了观众对教育腐败、贫富差距、社会不公等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