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话知你九七,其实香港适应力强未吓窒——评《新半斤八两》

发布日期:2021-10-22 09:36    点击次数:130

1990年,《新半斤八两》在香港上映。这部再次由陈欣健和许冠文合作的电影最终以2600万元的票房成绩位列年度票房榜第三。徐氏兄弟,最后一个集结号。

既然被称为“新半斤”,这部电影必然会与1976年的老“半斤”相提并论。两版半斤确实有很多有趣的对比。两部电影都以一组城市蒙太奇开始——老作品的重点是脚,新作品的重点是报纸。主线是许冠文饰演的总统的几段工作经历——老工作是侦探社社长,其工作是为他人解决问题、分担烦恼,新工作是周刊社社长,其工作是发现问题、制造大新闻;最后,这是一次独特的抢劫——以前的那次是电影院抢劫,强盗们为了亲密地收钱而制作口袋;新的是自助抢劫,每人一个盘子。前面的故事比较松散,是一个碎片式的结构,以老板对两个员工的配合结束。新故事情节紧凑,是一个长蛇结构,以两个员工被老板抓到作弊而告终。从这些变化中,我们可以窥见许冠文锐意进取、不断创新喜剧电影的心态。除了剧情变化,两部电影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待笑料和感情:老片以笑料为主,鲜有个人感情流露;以温情为主,新段子反而退居二线。如果说老大师是为了发掘人的好气好好笑,那么新作则着重展现了人的贫苦可敬的生活。

这个选择让《新半斤八两》里的段子显得很轻松。不仅没那么好笑,还有点苦味。比如电影里的第一个笑话,许冠杰,在搏击考试中,把实力强大的考生打胖了,却被一个胖子打了。当然很好笑,但可悲的是,虽然他被打了,胖子对考官的钱表现出孝顺的尊重,但他没有得到一份,这让人感到沮丧。接下来,由于许冠文的报刊管理不善,银行派人去收钱,收回财产。许冠文在金鱼上演了一场独角戏,时而对金钱感慨万千,时而义愤填膺,真是可笑。但这是他内心和外在烦恼的写照,荒诞的背景是悲伤。再比如徐兄弟装傻骗姗姗的那座桥。这是一部非常搞笑的电视剧,但是许冠文在里面插入了姗姗的倒叙镜头,展现了她家人的悲惨境遇。想起前一篇文章,这三个人假装是牧师来欺骗姗姗的真相,然后故意打扮成和她类似的家庭情况。观众在看一段的时候,会觉得很复杂甚至很难笑出来,反而会感到愤怒——因为他们是在利用姗姗的善良欺骗她,这简直就是在践踏人性中那些美好的部分。许冠文不仅让观众看到了这一点,也让许冠英和许冠杰看到了这一点。面对他们的欺骗,姗姗总是以一颗善良的心对待他们,这最终让他们俩都感到遗憾,于是他们改变了计划,把偷拍的照片还给姗姗。从那以后,电影的后半部分变成了纯粹的戏剧,笑料也几乎消失了。然而,里面的温暖却让观众会心一笑。这就是许冠文的转变——从讽刺的冷笑和笑声到理解的炽热的微笑和微笑。在这些笑声中,有情感的温度。

从《现代保镖》开始,徐石的三个兄弟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在一起了。《新半斤》是许世三兄弟的集结号,也是他们三人一起主演的最后一部电影。然而,电影中三个人的性格与之前大不相同。许冠文仍然是一个小老板,但他不再苦;相反,在一开始,他是一个坚持自己原则的知识分子,非常负责任。周发表了一些严肃的话题,如曼德拉、黑帮杀戮、香港和基本法。结果一周销量不好,下属抱怨他不愿意拍女性的胸部和臀部,当然没有销量。许冠文回答说:“如果你想从女人的乳房和臀部赚钱,你还不如做一只乌龟。你看起来像吗?我看起来像吗?我们都不是海龟。”龙虎师傅因为杂志社对他们的批评而上门,许冠文也站了起来,为下属扛起了担子。然而,在接下来的场景中,由于广告公司终止合同和银行讨债,公司濒临破产。相反,许冠文成了最肆无忌惮的人,他想尽一切办法获得大新闻。如果没有大新闻,那就自己制造一个假的大新闻。许冠英感觉很糟糕:“这样做就是无中生有。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许冠文接过许冠英的盒饭:“那以后就别吃了,吃良心。”面对姗姗的好意,许冠英和许冠杰都被感动了,但他对照片还是态度坚决。这种强烈的个性跳跃,一开始让我觉得太突兀了。仔细想想,理想主义者在理想幻灭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他会比别人做得更好。或者,他觉得我为了我的理想不得不牺牲,所以我心安理得。一旦人们为自己找到了借口,他们就可以做任何事情。最后,面对许冠英和许冠杰对他的“海龟”的谩骂,许冠文终于意识到他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海龟。怎样才能成为我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许冠文最终归还了所有的照片,尽管他忍不住抱怨许冠杰。但是,我们普通人不就是这样吗?做对的事,我们还是会为放弃的人心碎。然而,当我们为这些利益而悲伤时,我们仍然会选择做正确的事情。许冠英仍然皱着眉头,诚实而胆怯,但聪明而勇敢;许冠杰仍然擅长技巧和英俊,但他实际上是一个骗子。两个人一夜三餐,确实玩了一些花样;但在善良和温暖面前,他们能守住做人的底线。他们总是敬畏人性之美。

“新三心二意”对新时代的各种事物表现出敏锐的触觉,并及时做出应对,如八卦、k歌、走私电器、美容隆胸等。,这些都体现在电影中。虽然其观点并不完全正确,但仍体现了电影创作者的社会责任。对于社会风气的变化和人们过度追求低俗娱乐的现象,许冠文也给予了或明或暗的批评。当她发现姗姗不是因为爱而嫁给一个有钱的珠宝商时,许冠杰认为这是一个大新闻,但许冠文说:“任何一个女明星嫁给一个有钱人都是为了钱而结婚的,所以只有在看了你的新闻之后!”这种对一切奇怪事物的不赞同,正表现出人们的麻木和庸俗。电影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景,就是三兄弟混进美容院的那一段。许冠文假装成流亡的政治人物,要求整容。让医生选择他喜欢的五官,然后得到他认为最完美的脸。结果绝对令人恐惧。所谓各种完美的结合,真的是“惊天动地,泣鬼神”!许冠文对毛主席、小平同志的恶搞,也隐约透露出他对97年回归的态度,并不是《家庭乐趣》中“玛利亚穿着印着97年字样的囚衣被枪杀”那一幕所表现出来的恐惧,而是对香港依然充满信心。就这样,在报纸停刊的压力下,老徐一度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却被员工唾弃,最终找回了自己。最后,忠实妻子的情节似乎是他对香港未来的微型寓言。只要香港人能够坚守信念,继续努力,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的。

许世三兄弟再次合作,当然电影的原创音乐要交给许冠杰。他为这部电影创作的音乐中有两首歌相当不错。一、《话说认识你1997》,这首歌不仅记录了当时香港的各种人情,也清晰地表达了徐氏兄弟对香港的信心。“我的话1997年认识你,其实香港的适应能力并没有被吓住(很容易练习);据估计,到1997年底(然后到1997年底),繁荣和繁荣将得到黄金的保证”;二、《两个孤独的人》,这首歌讲述的是爱情对一个人世界的照亮和温暖。“今晚,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两个孤独的人。啊.............为你擦去挫折的泪水,感受两次旧伤也没关系。”。俗话说,爱喝足水;再说,现在,有爱了。

1997年认识你,却意外求神拜佛!